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沫中国古代历史上刺客中的战斗机

发布时间:2020-02-26 19:25:14 阅读: 来源:磨床厂家

曹沫:中国古代历史上刺客中的战斗机

严格地说来,曹沫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曹沫是一条标准山东大汉,力气很大,鲁庄公很喜欢他,任命他为将军,带兵抵抗齐国的侵略,但是他打了三仗,三仗都输了。这100%的败率连我这不会打仗的人也觉得有些过分,但鲁庄公还是很信任他,依然让他带兵打仗。当然,事实证明,曹沫在历史上的定位只能是刺客;他只有在这一份职业上才能够“惊风雨,泣鬼神”,一击成名,流芳百世。

事情还得从齐国与鲁国纠缠不清的恩怨说起。众所周知,虽然齐国与鲁国是姻亲关系,但冲突不断,连年发生战争。论实力,齐国远在鲁国之上,但就是这一个灰不溜秋的小角色,给齐国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不过,从鲁国这边来看,他们其实也支撑得相当吃力,虽然之前几次大败齐军,但很难保证以后还会有那样好的运气。而从齐国这边看,他们如果真要收拾鲁国,并不是完全不能完成的任务,但在春秋初期,人们对于“仁义”二字还甚是看重,假如一定要恃强凌弱,吞掉鲁国,东周天子多半会出手干涉;就算东周没有什么兵力,但凭借天子的号召力,从诸侯国那儿凑一支多国部队显然不是难事。到时候恐怕齐国也会吃不了兜着走。按照管仲的设想,如果能够借用谈判,使得鲁国屈服,方是上上之策。于是,齐桓公派人给鲁庄公送信,邀请他坐下来进行高峰会谈。鲁庄公求之不得。

接下来就该定会谈地点了。齐桓公本来是提议到鲁国境内进行,这倒像是为鲁庄公设身处地地考虑了。毕竟齐强鲁弱,在鲁国的地盘上会谈,至少鲁庄公的安全感有了保障。当年齐襄公为了达到长期霸占妹妹文姜的目的,约妹夫鲁桓公谈判,居然将他干掉了。前车之鉴,是以鲁庄公也深以为然。可大夫施伯却提醒了他一句:“齐国人在边境囤积了重兵,您如果同意齐桓公前来鲁国境内,就得同意齐军护送入境;到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岂不正成引狼入室之势?”施伯的话也很有道理。鲁庄公左右为难了,问道:“爱卿有何高见?”施伯说:“俺觉得最好还是辛苦您亲自到齐国走一趟。”鲁庄公一听就火了:“奶奶地熊,你这不叫我去送死吗?快说,齐国人贿赂了你多少钱?”施伯不慌不忙地说:“其实齐桓公要想称霸,至少在表面上要对您以礼相待,所以应该不敢对您咋地……”鲁庄公恼火地说:“如果不应该呢?”施伯神秘地笑道:“大王且放心,俺为您准备了一件秘密武器。”施伯的秘密武器就是曹沫。

鲁庄公一听就泄气了:“你好歹给我搞一个大杀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也有点底气;曹沫那鸟人连被齐国打败三次,我不怪罪他,恐怕他自己都没勇气到齐国去。”施伯摇头说:“大王有所不知,其实曹沫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虽然不能带兵克敌制胜,但保您平安归来是绰绰有余的。”鲁庄公这才放心的把曹沫带在身边做保镖。而且,为了向齐国表示自己的坦诚,鲁庄公没有带更多的士兵前去,只带了几百名精兵作为随从。当然,如果他知道曹沫会在高峰会谈之际扮演刺客的角色,打死他都不敢带曹沫去。曹沫再勇猛,也不可能带着自己逃出齐国十万大军的包围圈。小人物曹沫,这才有一个机会出现在历史舞台。

公元前681年秋天,齐桓公与鲁庄公相会于齐国境内一个叫柯的地方。齐国人在平地上筑起了一座高达7层的土城。土城上方是齐国的国旗,迎风招展。国旗下聚集着雄伟壮观的齐国军队,分东西南北各成队列,每一阵中各有青红黑白大旗,阵势浩大,气象肃穆。土城上,每一层都有齐国特警把守,戒备森严。鲁庄公来了。他目睹这宏大的场面,顿时感觉自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民,手心不由得渗出了汗水。齐桓公也来了。他脸上呈现出自信的微笑,迈着方步走向鲁庄公,伸出宽厚有力的大手,说:“我代表齐国欢迎您!”刹那时,鲁庄公竟然呐呐地说不出话来。还没交战,第一回合鲁庄公就在心理上占了下风。

会谈的地点在土城顶楼。鲁庄公一级一级地走上去,脸若土色,心里狂跳。此刻的他眼里只有将土城围得水泄不通的齐国大兵,却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保镖曹沫。曹沫跟在鲁庄公后面,大大咧咧地往上爬。这时,东郭牙出现了。东郭牙是齐国谏官,也是一位相当牛逼的人物。管仲在向齐桓公推荐他做谏官时说:“犯君颜色,进谏必忠,不辟死亡,不挠富贵,臣不如东郭牙。请立以为大谏之官。”连管仲都自愧不如的人,可见其确实有过人之处。东郭牙把曹沫拦下,喝道:“今天是国君相会的日子,任何人都不能带兵器,请您除下兵器。”东郭牙没说谎,当天登上城顶的所有人都不能随身携带武器,包括齐国人在内。但曹沫哪里管得这么多?他没有说话,只是瞪了东郭牙一眼。这一眼里满含着怒火,眼眶都要爆裂了。东郭牙不由得心生寒意……就在这半梦半醒之间,曹沫已经穿越过去,跟着鲁庄公上了城顶。

双方分宾客坐下。开始的气氛还是蛮和谐的。会谈的最后一个议程是歃血为盟。这也是会议的高潮部分,因为有了盟约,就相当于鲁国承认了齐桓公的盟主地位,意味着齐桓公在称霸的路上又攻克了一座堡垒。齐国大夫隰朋把盛血的玉盂捧来,齐桓公微笑着率先站起来,挽起衣袖准备歃血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直站在鲁庄公身边沉默不语的曹沫突然发飙了。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手把剑,一手拉住齐桓公的衣袖。城上的人全都愣住了。城顶虽然有不少齐国大臣,但均身无兵器。而且此时齐桓公在曹沫手里,势必投鼠忌器,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有机敏的管仲冲上前去,急切地问曹沫:“您要干什么?您要干什么?”

曹沫没有开口。管仲看见他眼里微微闪烁了一下,知道他必然有所求,就问:“您需要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我觉得,管仲不但是一位有雄心壮志的政治家,这种时刻洞察别人心理变化的能力,拿到现代来,还是一位优秀的谈判专家。曹沫喝道:“齐国多年来一直欺负鲁国,抢占了我们不少土地,现在要歃血为盟,没问题,但是首先要把汶阳的土地还给鲁国。”多大的事儿啊,管仲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他回头对齐桓公说:“可以吗?”齐桓公点点头说:“好的。”一场冲突就此解决。曹沫丢掉短剑,代替隰朋捧起玉盂,请两位领导人歃血为盟,于是皆大欢喜。

比较好玩儿的是,曹沫用武力胁迫齐桓公,并没提前离开,而是继续呆在会议现场,跟平常一样大碗喝酒大碗吃肉,最后安然无恙地回到鲁国。难道他不怕齐桓公报复他吗?毕竟在齐国的领土上,要做掉他跟杀个鸡一样简单。甚至有不少将士主动请命,但都被齐桓公拒绝了。其实,齐桓公也非常恼怒。曹沫让他在会场上斯文扫地,差点连命都丢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他也几次发火要杀了曹沫,只是管仲劝阻了他,还劝告他按照承诺把土地还给鲁国。管仲说:“大王,我觉得用一块土地换信义是值得的,这是齐国成就霸业需要付出的东西。”齐桓公想了一会儿,长叹道:“匹夫们许下诺言都会兑现,何况一个君王呢?算了算了,把土地还给他们吧。”于是鲁国兵不刃血,收回了失地。

曹沫劫盟虽然成功了,但其危险系数并不比荆轲刺秦王小。首先,他不是一个人身处重围,身边还有一个鲁庄公需要他保护。其次,齐桓公已经集结了军队在柯城,曹沫等插翅难飞。只不过,他运气比荆轲好一点:齐桓公急于称霸天下,只能以“仁义”来收买人心。这就意味着他有让步和妥协的可能。其次,齐桓公也是一个比较讲“信用”的人,承诺的话是要算数的。当然,曹沫的成功与他自己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随机应变的处事能力密不可分。换了一个怯懦之徒,或者一个有勇无谋之徒,都无法完成这场华丽丽的个人秀。这些因素地综合,使得曹沫终于成为中国历史上当之无愧的刺客第一人,刺客中的战斗机,哦耶。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

邢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老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