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山寨赛事圈钱游戏家长明知假的也愿掏钱

发布时间:2021-01-07 12:10:38 阅读: 来源:磨床厂家

泉州市区新门街赛事广告牌

海峡网4月26日讯 泉州市区新门街胭脂巷口,路牌上的“中国青少年艺术节大赛”的宣传广告十分醒目,吸引着许多过往家长的注意。

这项赛事,每年三月启动报名,在泉州办分赛今年是第六年。为人所不知的是,它往届主办方中的“中国艺术家协会”和“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竟是刚刚被国家民政部曝光的山寨协会。去年,泉州报名参赛的选手有1300多人。

业内人士称,近四五年,在泉州地区举办针对孩子的才艺比赛日渐增多。比赛盛行的背后,是许多家庭经济好的家长,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愿意花钱去培养孩子,并希望通过比赛让孩子得到锻炼。因为有这样的焦虑和需求,部分家长要么没有想过主办方是否是山寨协会,即便知道,也觉得无所谓。

“几分钟比赛,发奖杯、证书,比赛就像是一条流水线,商业性很重。”晋江一名舞蹈培训老师带孩子参加某项比赛后,得出这样的感受。

商业性的比赛,难免就变味,变成有钱家长的游戏。从泉州到北京,从初赛到总决赛,中间的每一步基本都要交钱,到后期,还有安排旅游、上电视拍广告等纯粹商业性的收费或赞助费,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元。甚至有家长愿意花钱,为孩子买张奖状或奖杯。

这样的比赛,锻炼效果能有多大?福建尚民律师事务所的吴律师称,山寨协会开展活动是不合法的。一项不合法的比赛,赛制和评委的专业程度、公平公正程度,本身就值得商榷,它的含金量有多高,可想而知。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尚未学会“辨别黑白”的孩子,经过一轮商业熏陶后,会不会被大人们的虚荣心、攀比心,甚至是潜规则思想所侵袭,这也是最大的隐患。

一场赛事 两主办方是山寨

4月初泉州分赛区承办单位的微信宣传页面,目前已被删除

四月的泉州,市区新门街整排的行道树抽出新芽,阳光打在叶片上闪闪发亮,树下岔路口路牌一张装裱的广告里,十几名孩子摆出不同的造型,自信、张扬,一派新星的姿态。下午临近5点,学校放学了,三三两两的家长拉着孩子路过广告牌,都下意识抬头看了几眼。

广告宣传的是“永远跟党走”第11届中国青少年艺术节大赛,图片中的孩子是往届比赛的优秀者,被称为“才艺代言人”。每年三月,这项赛事启动报名。

往年,可妈也曾被这项赛事吸引,女儿的形象还曾被印在上面。但她和许多家长一样,并不清楚这个光鲜亮丽的赛事背后,却有着鲜为人知的内幕。

今年3月16日至4月19日,国家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主管的中国社会组织网(www.chinanpo.gov.cn),先后曝光了四批共328个“离岸协会”、“山寨社团”,和曝光后已注销的3家组织名单,超九成都是国字头协会,如“中国摄影师协会”、“中国肚皮舞协会”、“中国国际慈善基金会”、“中国孔子文化促进会”等。当年可妈的女儿报名参赛的那届,主办方中的“中国艺术家协会”和“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也赫然在目。

自称协会在香港注册

在第11届中国青少年艺术节大赛网站上,相关介绍称该赛事“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举办的国家级”文化活动,由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中国文化管理学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儿童戏剧研究会发起主办,中国人生科学学会、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曾先后作为主办单位。

海都记者登录民政部官方网站查询发现,除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外,“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中国文化管理学会”都未在民政部登记注册。“中国艺术家协会”官方网站则显示“网站维护”,无法打开。

该赛事泉州分赛区由泉州市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协会等承办。4月初,该协会微信公众号在其赛事推广中写道,“中国人生科学学会”“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为该赛事的主办单位。到4月19日上午,海都记者采访前,主办单位名称中仍有“中国艺术家协会”和“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而报名宣传单上,主办方已没有上述两个团体。活动咨询的郑老师称,“每年主办方都在换,今年和往年不同”。

泉州市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协会的办公地点位于泉州市区新门街。“主办单位是香港注册的离岸协会,和山寨协会还是有区别的。”协会两位负责人介绍,承办大赛之前,他们查询过,“中国艺术家协会”是在境外(香港警署)注册的社团,今年是大赛泉州分赛区举办的第六年,他们协会已承办3年。今年,主办方已更换,至于微信中为何仍有“中国艺术家协会”等,他们表示并不清楚。

4月19日下午,该协会微信订阅号再次推送的征集启事中,主办方已更改为“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和“中国人生科学学会”。这两个社团均有在民政部门登记。原帖已被删除。

而据了解,今年3月16日,民政部官网(http://www.mca.gov.cn)公布的首批203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国艺术家协会”和“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赫然在目。

民政部解释,山寨机构主要是内地居民利用境内外对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制度的差异,在登记条件宽松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注册,多数都冠以“中国”、“中华”、“全国”等国字头字样,与国内合法登记的全国性社团名称相近甚至相同。同时明确:“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的主要目的是在境内敛财,手段包括发展会员、成立分会收取会费,发牌照、搞评选颁奖活动收钱,搞行业培训收费,有些甚至向企业敲诈勒索。

泉州赛区交380元可免初赛

经查询,泉州市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于2014年在泉州市民政局备案。

4月14日上午,海都记者以大学生身份咨询该赛事。一名自称郑老师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比赛分幼儿组、少儿、少年及青年组,年龄限制在4周岁到22周岁之间;分初赛、泉州总评选和北京总决赛,初赛报名费60元,缴纳380元可直接参加泉州总评选。郑老师解释,初赛针对的是初级选手,大部分选手都是直接报名参加泉州赛区总评选。

“泉州总评选获奖选手,可参加北京总决赛。”郑老师说,去不去北京是自愿的,往年一般有30多名选手进京参赛,由泉州组委会老师统一带队;去年1300多人报名参赛,主要集中在7周岁到9周岁,评委都是当地比较专业和权威的人士,为确保比赛公正,赛前几天才公布评委名单。

郑老师说,考虑到大学生不在主要参赛选手年龄段,可不参加泉州地区总评选,直接交3000多元报名费,参加北京总决赛,这个费用包含报名费及食宿等费用,但机票等费用需自理,其中安排一天旅游,预计得准备5000多元。“就当去北京锻炼下,见识下”。

海都记者发现,除中国青少年艺术节外,出现在泉州地区的协会主办赛事,还有“中韩国际青少年艺术节”、“海峡两岸青少年艺术节”等,据活动咨询陈老师介绍,后两个赛事属于同一个组委会,办公地点都在泉州市泉秀街。

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联系中韩国际青少年艺术节泉州地区组委会,陈老师介绍,该赛事并非官方主办的比赛,分幼儿组、少儿组及少年组,年龄16岁以下。初赛报名费80元,复赛380元,去年4000多名学生报名,2000多名进入复赛。最终会有200名左右获赴韩国比赛的资格,在为期7天的韩国行程中,包括2天比赛及5天旅游,费用每人5000多元。据查,该赛事的主办单位“文化部儿童音乐协会”和协办单位中的“中国艺术教育促进会”“中国音乐教育研究会”,均没有在民政部门的登记注册信息。

主办单位不了解比赛详情

就第11届中国青少年艺术节主办单位更换一事,4月25日,海都记者致电该赛事全国组委会秘书处,工作人员李女士回应,“永远跟党走”青艺节的主办单位每年都会有所变动和调整,今年主办单位确实更换为“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和“中国人生科学学会”。

记者先后致电“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和“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在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并将该赛事在泉州地区的报名表及赛事链接发给两家协会负责人确认。

“不清楚,没听说过这个活动。”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副会长张先生表示,会就此事向学会有关领导进一步确认,后给记者回复。随后,记者又联系该学会在北京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李小姐。她了解到,该活动并未在北京学会备案,会向学会下的分支机构确认,截至记者昨晚截稿,尚未收到该学会这两名工作人员的回复。

而对于此事,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胡先生回应,不清楚这项活动。记者又辗转联系到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张先生,他表示确实有参与这个活动,“研究会是活动的主办单位之一,但具体业务上没有参与”。

几年比赛下来,一名孩子获得了一堆奖状和证书

为了孩子 山寨的也愿买单

山寨协会及其举办的各类赛事中,尤其以学生和家长参加的居多。海都记者实际接触采访了十几名家长,有的一年让孩子参加十几场比赛,有的不惜花大笔费用让孩子参加培训和比赛。记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大部分家长要么没想过对方是否为山寨协会,要么觉得自己有着强烈的需求,即便是山寨协会也无所谓。

“现在的孩子都很优秀,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采访中发现,大多数家长都有望子成龙的期望,或人无我有的虚荣心。让孩子们上舞台、上电视、拿大奖,甚至是站在全班面前颁奖,这些都让家长们满足。而他们的这些需求,成为催生各种协会举办赛事的温床。

全家分摊三万元 让孩子当上“形象大使”

小可今年8岁,在石狮上一年级。主持、舞蹈,参加各类比赛,上电视、拍微电影,这几年,这些活动占据了小可的生活。学习好,很完美,小可让同学们很是羡慕。

小可的完美,离不开可妈的栽培。幼儿园中班时,老师发现小可在语言上有天赋,可妈便请了语言老师培训。为让她有更大的提升,可妈决定用参加竞争强的比赛,激发孩子成长。除了语言培训,可妈还给女儿报了舞蹈班。

培训机构老师推荐小可参加中国青少年艺术节的“姊妹赛”——“德艺双馨”比赛(两个赛事为同一主办方)。小可报名语言、舞蹈、歌唱等项目,并在泉州地区总评选中获优秀奖和一枚银奖。2015年正月,可妈陪同女儿飞抵北京,参加全国总评选。孩子虽只获优秀奖,但见到一些著名艺术家,可妈还是很满足。可妈说,就当是旅游,走出去,让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

可妈坦言,对比赛主办方中是否有山寨协会并不在意,不过3万元的“形象大使”代言费还是让她觉得有点高。可妈在石狮经营一家医药连锁店,收入可观,最终形象大使“能登上省级电视台”的承诺,说服了她,包括爷爷、奶奶也分担了一部分费用。

上小学之前,女儿每年参加的比赛有一二十场,如今,奖状堆起来足有半米多高,家里有两大箱子,装满了她参赛的各类证书、奖杯。“奖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自信提升,舞台掌控力也加强了”。

两姐弟培训加比赛

一名家长展示孩子获得的赛事证书上,就盖有“中国艺术家协会”和“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的章,两个协会已被确定为山寨协会

步步圈钱 赛事含金量难保

为了吸引更多的孩子和家长来参赛,山寨协会也在尽各种方式在包装自己。国字号加名人站台,主流媒体报道和广告造势宣传,一步步将山寨协会包装成“权威机构”,许多家长、老师往往很难察觉。而这些包装方式,都需要钱。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整容费”就来自每个参赛孩子的家长。

业内人士称,这些比赛都有一套模式,“国字头”山寨协会办赛,本地组织承办,行情好时,仅本地承办方就能获益几十万元。

谨慎老师为何也信了

就如商家请明星代言产品一般,山寨协会也邀请名人站台,对许多大众而言,名人的知名度间接等于协会的真实性。以2014年第九届中国青少年艺术节为例,网上媒体报道的开幕和闭幕活动中,就有著名主持人站台主持,著名歌唱家颁奖,著名舞蹈家等名人出席。

2014年,某艺术节组委会找上晋江一家舞蹈类培训机构的蔡老师,让她介绍孩子参赛。起初,蔡老师很谨慎,她很看重比赛的权威度和专业性,但对方来头不小,主办单位中有国字头艺术协会。组委会还寄来一本杂志,报道中,某著名歌唱家曾帮该协会站台演出。“对家长和老师来说,很容易相信。”蔡老师向家长推荐后,25名学生报名。为了给学生备赛,她花费更多精力排练和指导,但真正到比赛,学生匆匆表演完,评委一句点评都没有,“赛事没门槛,报名缴费都能参赛,几分钟比赛,发奖杯、证书,比赛就像是一条流水线,商业性很重”,那次比赛,对于学生来说没有过多的收获。

除了国字号和名人站台,山寨协会举办的比赛,还通过媒体报道和自身的广告造势,影响着大众的判断。如去年举行的第四届中韩国际青少年艺术节,颁奖盛典就在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今年的中国青少年艺术节,国内某大型新闻网站3月29日还报道了它正式启动的消息。该网站泉州分站的负责人称,活动报道是受到地方承办方的邀请,而市场上各类活动很多,主办资质无法一一核实。

另外,这些协会都有自身的微信订阅号、网站,有的赛事还有专门的赛事宣传网站,网页精致,内容有板有眼。

山寨协会的圈钱模式

“山寨协会办赛,是纯商业性的。”三名常年在泉州地区举办少儿才艺比赛的业内人士都表示,目前,行业中为比赛冠上“山寨国字头协会”的现象很多,家长作为消费者,容易被这个头衔忽悠去,而山寨协会的盈利伎俩,大多数都是家长们买单。

可妈的孩子,前年参加了中国青少年艺术节。可妈直接为女儿报名参加泉州总评,单项报名费是380元,晋级后参加在北京一大型酒店举行的总决赛,每项费用又是1500元,和食宿费加起来是3000元左右,但并不含来回机票。为让孩子安心比赛,她也陪同去北京,两人的来回路费,约3000元。

比赛后,安排一天跟团旅游,旅游费用大概每人200元,其中包括一些景点的门票。比赛之外,额外还包括回家为亲戚朋友带的一些礼品,“差不多2000多元”。可妈粗略计算,这趟5天的行程,两人总共花费1万多元。而这,只是可妈女儿一年一二十场比赛中的一场。

蔡老师说,很少孩子会像可妈女儿这样,一年参加一二十场比赛,大部分孩子一年参加一两场比赛,几千块的费用,很多家长还是愿意出的。

业内人士称,可妈和孩子的这趟行程,其实是此类办赛的常见圈钱模式。首先,向参赛者收取报名费和代言费,是比赛最快速的回本方式。一位参赛孩子报名费300元左右,但这不是盈利重头。很多比赛,都推出才艺代言人、大赛形象大使,孩子要担任代言人,家长需向承办方缴纳1万多赞助费,担任形象大使,费用则是3万到4万元。而承办方则会承诺,为孩子提供出演微电影、上电视台做主持人等机会。

其次,商家赞助费。某业内人士透露,如今要拉到企业的赞助难,来自服装企业的赞助费是盈利来源,但占盈利比重不大,更多的是与大型商场的合作和冠名,因为商场需要比赛带动人气。再者,很多比赛的总决赛地点定在北京,除了更能虏获家长的虚荣心,也能开发盈利渠道,“按理说,比赛一天就能比完,为什么去北京头尾要四五天?因为其中一天安排旅游,大赛主办方能赚钱”。比赛结束后,还会将表演视频刻录成碟,或者汇集成册,对家长来说是一份纪念和成果,光碟一盘几十元,作品集一册甚至上百元,开发这些衍生品,也能产生效益。

因此,一场比赛行情好时,扣除举办成本(租用场地、聘请评委和工作人员等),光本地承办方就能赚几十万元。

这些山寨协会是怎么做到大张旗鼓在全国各地办分赛?业内人士透露,互联网的发达冲破时空界限,也冲破人力的局限,如果某山寨协会总部在北京,总部可通过网络等手段,寻找各个地区的承办方,与承办方协商合作模式,有的承办方需要向总部上缴押金,拉到一定数量的参赛者,押金才能收回。而北京总决赛的费用由总部统一收取,承办方不经手。主办方国字头名牌吸引人,承办方从地方拉人,双方实现双赢。

无法保证的比赛含金量

“出发点是让孩子得到更多锻炼。”在蔡老师看来,参赛能提高孩子的台风和自信。多位家长也表示,官方和学校组织的比赛活动少,孩子们难得有展现的机会,这类商业赛事正好弥补这块缺失。只是,山寨协会办赛的含金量,本身就值得商榷。

福建尚民律师事务所的吴律师表示,山寨协会未在民政部登记注册,意味着不具主体资格,开展活动也是不合法的。山寨协会借机构名义从事经济活动敛财,情节轻的属治安犯罪,严重者可能涉及诈骗罪。比赛既然不合法,也就很难保证它的专业及公平。

在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王永梅看来,大部分比赛,无法让孩子得到所谓的锻炼和提升自信。每个年龄段的孩子有不同特点,学前孩子上台可能表现得大胆张扬,是因为他们还不懂得害怕和紧张,到了青春期,也可能变得内向沉默。上台表现如何,很大程度取决于孩子的性格,家长应该在生活中,注重孩子好性格的养成。若是为了检测孩子才艺专业水平,比赛也做不到,因为比赛中,孩子的表现不一定是他的真实水平,评委只看了一次演出或作品,可能给出误导家长的评价。

因此,参赛更多的是满足父母的虚荣心。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潘芬芬也认为,家长很容易有焦虑的心理,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人生是马拉松,起跑太狠反而无益。(海都记者 陈莹钰 见习记者 赖志昌 摄影 黄谨 编辑 刘荣寅 叶碧玉 视觉 立祺 炎平)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糜烂需要做哪些检查呢

上海妇科医院_如何发现子宫肌瘤

中医茅忠鸣教授近期在上海明珠医院中医科坐诊_上海中医科哪家好

重庆专业牛皮癣医院

狐臭在重庆哪家医院治疗好

上海妇科医院_二胎哺乳期多久来月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