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法国焦虑货币联盟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2:02 阅读: 来源:磨床厂家

法国焦虑货币联盟

大卫·马什(David Marsh)  法国喋喋不休地倾诉对于迫近的信用评级下调的焦虑,这表明,欧洲经济和货币联盟(EMU)的残局将很快到来。  政策制定者一系列措辞紧张的声明也证明了,在EMU中备受尊重的法国地位现在开始在沙龙和议会中走向黄昏。欧元区成员国的地位并没有使法国变得更强大,也没有使德国变得更弱小。但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初始时期,正是这种考虑驱使法国推进欧洲单一货币的建设。  但现在,一切的发展都与当时的设想大相径庭。  法国不再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货币,已经不能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利诱或强迫其他国家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因为法国并不如之前自己所期望的那样,能够掌控欧洲央行的运行,它不能像美国和英国那样,运用类似量化宽松的手段来保护本地的债券市场;因为法国受到德国和EMU其他15个成员国的约束,它的信用评级和债券市场表现目前是和欧元区的弱势国家相联系,而不是强势国家。让我们改写一下尼克松总统对凯恩斯主义的评价:“我们现在都是希腊人。”  最后,在年轻和头脑异常冷静的魏德曼的领导下,德国央行似乎已经找回了自己的治理艺术,法国发现自己困在德国传统和顽固方式的恶习之中,而这些恶习是法国人在1999 年欧元建立时就想逃离的。  一些人当然看到这些情况的降临。在柏林墙倒塌后,将德国推向货币联盟的法国总统密特朗,在1996年临终的时候承认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就是给予了欧洲央行完全独立的地位——因为这样德国人最终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向心腹和战友舍韦内芒的坦白,因为密特朗卓越的预见性而更加受到关注。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面对即将继任的德国总理,他预言苏联的衰弱将使德国在20世纪结束前重新统一。  法国流露出来的对国家金融地位的不安,体现在了温和却富有经验的法国央行行长诺亚(Christian Noyer)身上。他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比较隐晦地表达了英国也应该被降级的看法,他认为英国赤字、债务和通胀都更高,同时信贷萎缩,经济增长低迷。  诺亚是一个令人愉快且博学的人,自13年前欧洲央行委员会设立以来,他是能够坐在主客位置上的两个成员之一。但他流露出来的意味,是法国的失败和脆弱远超过英国。在低落地询问英国信贷状况时,诺亚处在一个并不令人羡慕的位置。若简短地回答他尖锐的问题——“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那就是:英国还有自己的钱,但法国已经有效地采用了一种外国货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