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摊点考验城市大肚量

发布时间:2020-03-04 16:32:15 阅读: 来源:磨床厂家

如何改变生存的困境?马路摊贩自有其津津乐道的生活哲学。

几十年如一日的千锤百炼,他们可以勤奋再勤奋些,他们可以不惧怕三伏酷暑,更可以抵御风雪严寒,他们可以早起一点,也可以晚睡一些。

可是,当被问及如何在求生与逃生之间安身立命?如何在讨生活与被管理之间寻到一个平衡?

他们和这座城市一样倍感困惑。

铁打的摊车,流水的兵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得迟却格外地冷,气温一夜骤降,天气也从深秋嗖的一下就跳入到了寒冬。12月绝对算得上九江的深冬季节,到了夜黑时,主城室外最低气温1摄氏度,逼近零度界点。

12月5日,90后小詹脚踏一辆三轮电动车从财校出发,突突突地向南山公园的方向开去。开慢点,开慢点,小心后面的吃的坐在旁边的小余喊了几句,却被风吹进了一嘴的沙子和寒意,索性咬起牙关,牢牢抓着车座把柄,前盯盯马路,后瞅瞅车斗里的小零食。

这些是我们刚进的货,准备拉到南山公园那边去卖.听说九江职大以后都要搬到南山公园新校区了,所以我们提前来这边打下名声。小詹和小余是江西财经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早就想要创业的小哥俩,看到高中同学在西安翻译大学顺利地办起了第一家吃货联盟的摊点生意后,他们也动心了。

挪动了些生活费,哥俩在九江也办了家吃货联盟,做的也是路边摊点生意。

但是做生意远比他们想象得要艰难很多,他们看准了新职大周边的经贸潜力,却忘记去评估政策的影响力。还有经验的重要性,我们也忘记考虑了。那天是我们第二次出摊,没想到就遇见了城管赶人。小詹说,大老远就听到有人喊城管来了,当时同在新职大门口摆摊的有卖水果的、卖烤红薯的、卖小吃的等等,将近五六家摊点吧,我们观望了一两分钟,见有执法车往这边开来,就慌慌张张收拾起东西,跟着大伙一起开车撤离了。

没有想到,原来摆地摊真的是铁打的摊车,流水的兵,小詹告诉记者,虽然心里也知道这些都是城市秩序的要求,但被驱赶的那一刻内心还是很难受的。

也因为那天城管的到访,小詹哥俩兴致勃勃办起来的吃货联盟首战遇挫,只卖出不到20块钱的零食。因为最近都抓得紧,后来哥俩都不敢再出摊了,只能在寝室里销这些货。像我们可能只是亏了几箱零食,损失了一两个月的生活费,但实际上在那里摆摊的大部分人都是靠此为生,家里一大家子要吃饭的,这里不行摆去别处摆,要是别处也不许摆的话,真的不知道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小詹说,他们都很疑惑的既然都被管理了,为什么不能被安置呢。

50多岁了,咋出去打工呀

被安置再被管理几乎是所有小贩的心声。

12月17日,记者在九江同文中学门口遇到了推车卖手抓饼的老杨。其实我们倒也很想能有个固定摊位,至少有个安置摊点的固定之所,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弄到一个既有人流又有规范固定摊点。老杨说,他们摆摊的同行也经常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但是想来想去都想不到解决方案。

现在白天基本不出来了,傍晚趁大家都下班了,我们才偷偷摸摸出来卖几个饼,差不多卖到六点半的样子,就回去了。据老杨吐露,要是遇到城管管得不严的时候,一天也能赚个百把块钱,但要是像今天这样,也只能混个饭钱。

老杨是江洲人,前些年患了腰间盘突出,基本丧失了做重体力活的能力,但家里有三个小孩读书,为了生计,老杨夫妇才想到做摊点生意养家糊口。为了多赚些钱,老杨夫妻俩一般都分开设摊点,八中、二中、双峰、九江小学、龙山小学等学校门口,他们都曾设过摊。一般早餐在八中,三四点转到小学附近,五六点再转到二中,不过老杨说,八中现在不敢去了,自从有一次大检查后,我们就没敢在那边摆摊了,那次他们早上6点半就来了,有差不多100多人,不过那次我们早早听说了消息,没有一个人去摆摊,他们去也只能扑了个空。

在很多城市里,路边摊贩和城管就像是天生的冤家已经斗智斗勇了几十年,从猫捉老鼠到暴力对抗,一幕幕市井短剧,越变越习以为常。但谁说胜利只是属于城管?有时候一群小贩能够幸运地逃过一劫,谁说不是这座城市的胜利的呢?至少说明某些时候关怀的体温还存在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

按照现在这样的趋势下去,糊口都难更别提养家了,所以昨天我还在和我家老婆子商量,要不出去打工去,可是想想都50多岁的人真不知道能找啥样的工作好。但是摊子不摆也不行,家里小孩读书都要钱,自己两口子也要吃饭,大女儿在山东读的大学,二女儿在重庆大学,小儿子在哈尔滨理工大学读书,说着说着,老杨的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自家孩子身上,也正是这些让他骄傲的孩子们这么争气,老杨夫妻又重新找到了干活的士气。

望能容我成街头一景

记者在南山公园采访时,曾经遇到一群街头小贩,他们守在区一中和南山公园中间的一个十字路口处。这里靠近108车站,职大的学生、附近的居民要坐108都要经过这个路口,所以人流相对其他地方要好很多,生意好做点。翟先生最爱找人唠嗑,还没等记者提问,就帕拉帕拉说开了。

据翟先生透露,其实摊贩心中也希望被理解与接纳。我们做小生意的也是讨碗饭吃,也不是不理解城市建设,为什么不能把我们这些街头的路边摊变成城市的街景,为什么不能给我们划定一些摊点位呢?

马路摊点、街头小贩,多做以小修、小补、小商品零售为主的营生,他们靠最辛苦的劳动或出卖最简单的手艺养家糊口。这样的营生,一般城市居民不屑干,又离不了。往往他们的存在恰是城市人最基本的生活需要。

如果街边摊点都被清理了,关于一大批人的生计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难道除了将他们清扫出街道外,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曾经,上海《城市设摊导则》提出了一项政策:不再一律封杀马路摊点。该政策也被认为是彻底化解这对冤家矛盾的举措。此后,重庆、南京、郑州、石家庄等城市纷纷效仿解禁马路摊点;一些人大代表也曾在两会上提出议案,建议地方政府给守法小贩合理解禁,以保障公民基本谋生权利。

对于路边摊点,九江城应该表现出怎样的城市体温呢?解除禁令这样的政策,九江城可以复制吗?这是一个值得城市思之又思的问题。

(■本刊记者 吴凤思)

德州制作防静电工服

哈尔滨定制西服

烟台防静电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