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跑男的六季之痒和一个真人秀时代的落幕临清

发布时间:2020-10-18 16:20:30 阅读: 来源:磨床厂家

文 │ 南风

《奔跑吧》最新一季开播了,还是熟悉的常驻嘉宾、熟悉的游戏和熟悉的套路。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但味道的确也是不太对劲。节目本身的嘉宾、游戏和专属于户外真人秀的套路这六季以来都变化不大,但外面的世界早已沧海桑田。

经历了诸多花式类型的节目观众,再也不是当初的此间少年。在“原地踏步就是后退”的竞争环境下,《奔跑吧》像所有综N代一样,步入了审美疲劳的魔咒,并且直到第六季都无法自拔。

这几年,“跑男”系列节目的收视率和口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第一季豆瓣评分7.5,第五季只有5.5,收视率虽然仍是同时段第一,但改名后的《奔跑吧》CSM52城平均收视只有2.839,远低于《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的3.585,遑论收视几乎期期破4的第二、三季。而且无论是换嘉宾、换导演、换名字、换游戏都没能为其挽尊半分。

放在大环境中,其实这并不意味着跑男系列越做越差,只是时代变了,属于它的那个户外真人秀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不止是跑男,其他同类型的真人秀面对这样的窘境同样无能为力。

无人设,不兄弟

众所周知,《奔跑吧兄弟》是韩国节目《running man》的中国版,里面的几位嘉宾人设都是参照韩版设定的。但问题是,韩版节目的人设是根据嘉宾自己的表现自然形成的,而中国版则是在一开始就“套”上去的。

这是真人秀节目的大忌,也是观众吐槽最高的“尴尬”的原因所在,因为那些人设根本不是他们自己,只能靠后期花字引导、剪辑去完成。也正如此,这个节目还开启了观众对于真人秀“剧本”的讨论。

观众讨论的“剧本”是类似影视剧中的剧本,编剧会设定好规则、上场的先后顺序,甚至结果,然后让嘉宾按照流程“演”一遍。但据骨朵了解,综艺节目里的“编剧”和影视剧编剧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角色。

一般真人秀的编剧只负责设定节目的大体框架,然后放手让嘉宾去玩,他们会在现场随时观察并记录,同时做好后期备采,以自己对人物的观察指导剪辑把这个人物的故事线和突出看点剪辑出来。

然而,《奔跑吧兄弟》的编剧似乎是反其道而行的,先给嘉宾安排人设,然后让嘉宾按照这个人设去表现,同时让其他嘉宾配合,以让该人设的塑造更加完美。李晨的“大黑牛”,Angelababy的“ACE”和邓超的“控场”无一不是如此。

真人秀当然多多少少都有“人设”需要,但正常的人设塑造过程应该是《极限挑战》这样的。先让几位嘉宾在大的节目框架下玩,然后发现每个人身上的特质并通过后期剪辑放大,进而逐渐形成这个人的“人设”。所以我们看到《极限挑战》第一季中,三精和三傻的分类是到中程才有的,“颜王”“小绵羊”“神算子”等等称号是在这些嘉宾做了符合这个外号的一些事情以后自然形成的。

真人秀如果不按MC本身特点就硬套人设,这或许不能叫真人秀,只能算是演出来的一个角色罢了。

无套路,不奔跑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为什么《奔跑吧》被认为是照着剧本演的,而《极限挑战》男人帮却被认为真的有兄弟情?获赞最高的回答说:“你见过一年换一次家庭成员的family吗?”

《奔跑吧兄弟》的口号是“we are family”,但这个家庭的确几乎每季都会换一次成员,好像这几位固定MC只是因为节目需要而走在一起的。而且他们在节目中所有的或慌乱、或惊讶、或喜悦的表现都十分“正确”,有什么样的场景就有什么样的表情。

如果说他们真的没有“故作效果”,当时就是那么想的,但既然观众感觉到了“尴尬”和“虚伪”,那应该是节目本身的设定就出了问题。因为同样是综艺效果,《极限挑战》就顺其自然多了,能让眼睛雪亮的观众认为节目没有“剧本”,也是一种不小的本事。

在那条问题下有人一语道破玄机:最简单的一点,奔兄的结果你在看的过程中难道不能大致猜到?鸡条的结果你不看到最后你能猜到?

《奔跑吧兄弟》看多了,观众也渐渐摸出了其中的“套路”:小咖礼让大咖,男人礼让女人,大咖不允许被过早淘汰。

而当套路被观众看穿,内容则索然无味。这是一个反套路的时代,人们非常期待惊喜和反转,但《奔跑吧》做了五季都没能走出泥淖,反而越陷越深,让观众能一眼识破。

在跑步机上奔跑

邓超在《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宣传片里说:“无兄弟,不奔跑”。结果没两年,节目就改名成了《奔跑吧》。

“兄弟”二字的消失带给《奔跑吧》的是降维打击,不亚于《中国好声音》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它在收视率上迎来了断崖式下跌,最高收视几乎与《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的最低收视趋同。

而究其原因,除了前面提到的人设、剧本、套路等问题,它的收视下滑在外部环境上也有和《中国新歌声》类似的遭遇。

首先是传统真人秀的式微。自《奔跑吧兄弟》掀起户外竞技真人秀的狂潮之后,这股大浪就越来越高,大牌明星+户外游戏成为他们的标配,而且不管是什么节目几乎都是换了人把差不多的游戏重玩一遍,关于这一点,想必大家深有感触。

在真人秀最辉煌的2015年,哪个电视台如果没有几档这样的节目撑腰,一定被视为“贫困户”。但大牌明星就那么几个,游戏也就那么多种,受困于游戏类真人秀的天然局限,节目再怎么变着花样也不可能有天翻地覆的改变。所以即使《奔跑吧兄弟》出了国,玩的也还是撕名牌、拔河这一套,拍摄场景对于节目效果的加持几乎为零。

事实上,这在最新一季的《奔跑吧》中也能窥得一二。

跑男团来到奥地利玩了一个“打小腿”的游戏,室内录制,三人一组,两人坐好准备挨打和反击,一人击打。观众不免觉得这些游戏在任何一个地方的室内也能玩,不管是奥地利还是澳大利亚,或许都没有什么区别。

其次是互联网的发展。在视频平台的烧钱大战中,网络综艺被视为重要一子,因其天然的年轻基因,网络综艺在“玩法”上都很创新。不管是《约吧大明星》《看你往哪跑》还是《王者出击》,它们要么不做单纯的“明星做任务”模式,要么按照手游改编,对原有的游戏类综艺的游戏模式做颠覆式创新。

再加上嘻哈和街舞在内的几档超级网综对“剧情式真人秀”的发展,现在的真人秀已经完全摆脱传统意义上借助大咖明星做任务的娱乐模式,而变得更有故事性和剧情感,甚至是“电影感”。

在新型真人秀的新鲜刺激和传统真人秀扎堆的审美疲劳中,“打怪升级”的传统真人秀模式在近两年逐渐被观众抛弃。《奔跑吧》《二十四小时》《挑战者联盟》等节目的收视和口碑几乎都是一季不如一季。

一直以来,他们都像在跑步机上跑步的人,跑的很努力,甚至出了一身汗,但实际上则是原地踏步。

很多时候,巅峰也意味着结束。或许,在《奔跑吧兄弟》因不可控因素改名为《奔跑吧》的时候,它的命运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穴位贴

垂枝碧桃价格

水路挖机